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×

选择推广文案

【脱狱者】【第一日】【作者:花泽飞鸟】

https://www.xingba2017.com/?x=0

×
进入直播间
来啦
3898
查看: 1276|回复: 3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都市生活] 【脱狱者】【第一日】【作者:花泽飞鸟】

[复制链接]

等级:Level 4

3

主题

3

帖子

21

积分

Level 4

积分
21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6 09:30:22 | 只看该作者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 |

杏吧有你,春暖花开!马上注册,看更多精彩内容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天幕上SX 于 2019-11-7 19:48 编辑


【性吧原创】春暖花开,性吧有你。欢迎加入性吧论坛.com——原创作者:花泽飞鸟

    (本文情节纯属杜撰,纯为迎合男性狼友意淫,如狼友遇到类似事件,切勿心存侥幸,务必设法跳脱,尽快报警。)有人说寂寞是一种清福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但在我寂寞的土壤里滋生出是希望的幼芽,还是绝望的毒瘤,我不知道。。。。。。

  第一日

  我是林夕静,一名全职太太,与丈夫结婚已经两年,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,丈夫在一家公司做白领,收入勉强可以维持我们的生活,如果有了孩子必然会十分拮据,我一边庆幸着没有怀孕,一边担心着家里脆弱的经济支柱会随时崩塌。性吧首发

     丈夫平日里对我温柔呵护,温柔体贴,大家羡慕丈夫娶了我这样的一个大美女,我的朋友也恭喜我嫁了一个如此体贴入微的男人。本来我不该抱怨什么,只是在做爱时丈夫也十分温柔恭敬,那种温柔让我几乎怀疑他是不是男人,那种礼让和谦虚让我有时十分气愤,但又不能表现,毕竟他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,我的一切支出都要向他请示。

  我每天做饭洗衣,整理房间,将养我的丈夫伺候的无微不至,他的温柔谦虚让我窒息难受。一天,社区的工作人员上门提醒大家,有在逃犯出现,请大家务必小心,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刻报警。

  记得前几年也有这样的告示和通知,我也没太理会,在我去家里后院仓库时,我发现了打翻的花盆,这几天总有夜猫到家里肆虐,想到这里心中原本憋闷的心中变得更加气恼了。

  “这些该死的猫,早晚我要抓到你!”我气呼呼的走进仓库,迈步进去,刚跨入一步,一股极大的力道搂住了我的脖子,将我一下拉到了门后的暗处,还未等我喊出来,一只大手便捂住了我的嘴。

  “别出声,否则老子废了你,懂吗?”一个低沉而狠毒的声音从的耳后传来。性吧首发

  “唔唔。。”我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,身体不停的哆嗦,双腿已经失去了力气,根本不敢做任何挣扎,脑子想到的就是------逃犯?!!

  “吃的,哪里有吃的?我现在放手,你要是敢喊,我立刻宰了你。”

  我感觉脖子上被一把冰冷的利器架住,丝丝疼痛在皮肤上出现,极度的惊恐让我无知所错,本想点头答应,可架在脖子上的利刃让我十分畏惧,等了好一会,男人好像知道我不敢反抗,便松开了他捂在我嘴的手。

  “厨房。。。。”我的声音极度颤抖着。

  “带我去!”男人压低声音吼着。性吧首发

  我是怎样走到厨房,又如何告诉男人哪里有吃的,我全然不记得,我瘫软在厨房的地上,本想脱离的我,双腿无论如何都用不上力气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在厨房里大嚼猛吃,他的食量惊人,吃掉了我做的剩余早餐,昨夜的剩饭,最后又在冰箱里拿了几个生鸡蛋,喝了下去。

  “太太不上班吗?”男人吃完,慵懒的倚靠在灶台边,看了看我无名指上的钻戒,虽然丈夫没有财力买大的钻石,但我手上的钻戒依然十分明显。

  “呜呜呜。。。。。”我低声抽泣,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脸,一张清瘦黝黑的脸,笔直的眉毛下一双狠毒的目光,口齿闭合时发达的咬肌,在他的双颊一鼓一鼓的,要是随时可以把我吃的连骨头都不剩,我刚撞上他的目光,我就立刻恐惧躲闪。性吧首发

  “太太长得这么美,整天呆在家里,太浪费了吧。”男人从灶台边信步向我走来。

  “呜呜呜。。。”我惊恐的抬头看着男人,发现他解开了一个领口的扣子。

  “太太怕什么,你知道我要干什么?”男人的坏笑越笑越可怕,弯弯的嘴角好像要将这个脸撕开一样。

  我低声抽泣,挪动身体向后退去,一边摇头,一边祈求的看着他,希望他想要的不是我现在猜测到的。

  “摇头什么意思?不要?你说出来,你说不要,我就放了你,嘿嘿嘿。。。。”男人蹲下身子,一点点向我靠近。

  “别。。别过来,我已经让你吃饱了,你放过我吧。”我被逼到了墙角,已经退不可退,我蜷缩着身体,像是一只饿狼嘴边的小鹿,哀鸣颤抖,惊恐无助。

  “让你开口,你就开口,太太你还真是听话啊,我现在肚子是吃饱了,可我的老二还饿着呢,而且饿了好几年了,它已经饿疯了,我都能听到它在喊着要进入太太的小逼里呢?你听不见?哈哈哈。。。。”男人有些发疯似的自言自语。

  “呜呜呜。。。。”我哭的更剧烈了,我知道自己如今已经难道厄运,注定今日身体要遭受他人的玷污。性吧首发

  男人站起身,解开腰带,脱下了裤子,将外裤扔在了一边。我抬头一看,男人的裆部耸立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阴茎,红肿的龟头好似极度饥渴怪兽,在空中徐徐点头,在寻找着它可口的猎物。男人蹲在,双手各握住我的一只脚踝,大力将我的双腿掰开,男人大手好似铁钳一般,抓得我脚踝作痛。

  当我双腿大开,暴露出裙下的内裤时,男人松开一手,快速抓住了我的内裤,猛力一扯,嘶的一下将我内裤扯的粉碎。

  “啊!!”我被男人利落凶猛的动作吓得大喊。

  男人凑近下体,双腿支开我的大腿,握手阴茎就准备插入。

  “等等!”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伸手撑住了男人的胸口。

  “你活腻味了?!”男人回手拿起利刃,架在我的脖子上,目露凶光。性吧首发

  “不是,我能。。。帮你擦擦吗?”我为难的指了指他勃起的阴茎,我发现他龟头的冠沟里都是泥巴,而且阴茎的一些地方也沾了些乌漆嘛黑的东西,可能是逃亡时顾不得太多你,弄得太狼狈了。

  “哦?太太。。。还有这份闲心?哈哈哈,好,伺候着!”男人大大咧咧的张开双腿,等待着我的清理。

  我在旁边拿过几张湿巾,熟练的擦起男人的阴茎,因为平时和丈夫做爱后,丈夫都很喜欢我帮他清理下体,所以这样的工作我一点也不陌生,反而轻车熟路,十分娴熟。顷刻,我扔掉了几张黑黢黢的湿巾,男人的龟头、阴茎甚至阴囊和下体都被我擦干净了。

  “太太看来也很着急啊,擦的这么快。”男人看了看自己的裆部,又看了看我。

  “我。。。。”听男人这么一说,我反倒羞耻起来,自己何时如此不堪,竟主动帮陌生男人擦拭下体,还做的如此细致娴熟。但回想,我又为自己在内心辩解,如果那东西势必要进入我的身体,那为何不搭理的过当些,也避免我遭受更多的痛苦,这样我不是很英明吗?对,英明。。。。。

  “支支吾吾什么,快点,腿张开,还是我自己来?”男人玩弄着手中的利刃,眼睛似睁非睁的看着我。性吧首发

  我看着男人手中的寒光闪动,畏缩到墙角,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双腿,眼角的泪水一行行流到了嘴角,咸咸的滋味十分苦涩。

  “真乖!”男人看我张开了双腿,身体凑了过来,手握阴茎,龟头便对准了我的阴唇,龟头在我的阴唇间滑动了几下,好像在确认位置。

  我侧头不想与尽在咫尺的男人对视,也不想目睹自己被插入的一刻是多么的残忍痛苦,逃避并不代表可以不发生,一股极强的力道立刻破入了我的穴口,微凉的阴茎瞬间塞满了我的阴道,那种扩张和钻顶从未经历。

  “啊!”我吃痛娇喊。

  “我操,唔。。。。。。真他妈爽!”

  陌生的扩张和钻顶让我无法承受,我仿佛再次变成了那个未经性事的少女,极大的痛苦让我双手紧握,借助握力,似乎可以减轻些痛苦,但等渐渐适应男人的扩张后,睁眼才发现自己正紧握着男人的手臂。

  “太太,你老公的鸡巴是不是牙签啊,你这小逼这么紧,我这插进都没敢动,差点射了。”男人戏谑的目光中透着惊讶和嘲讽。

  我立刻松开了男人的手臂,虽然下体承受着夸张的扩张和钻顶,我还是尽量克制自己不去观察两人交合部位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。

  “太太,你看,现在咱们两个贴的可够近的。”性吧首发

  我听到男人的挑逗,侧头不愿看向自己沦陷的下体,可身体极为清晰的感受时刻在提醒着自己,原本早有归属的私地已被侵占,那根粗长的阴茎已经取代了丈夫的温热细软,在我身体里肆意的证明着存在感。

  “妈的,不是抬举,老子让你看,你就得看!”男人伸手捏住我的下巴,将我的头生硬的扭回来,把我的头压低,朝向我与男人交合的部位。

  我看到了,看得十分清晰,我张开的双腿间是男人贴近的下体,粗壮的阴茎根部露在我的穴口外,我的两片阴唇早已被插入的阴茎撑得菲薄粉淡,我的阴毛此时已经与男人的阴毛交织在了一起,难分彼此。

  “太太,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男人!”男人说完,松开我的头,双手抱起我的大腿,身体开始拼命的耸动抽插起来。

  “啊。哎呀。。。疼。。。疼。。。啊啊。。。。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立刻遭受到男人疯狂的抽插,那粗壮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疯狂的来回抽动,硕大的阴茎剧烈的摩擦着我的阴道内壁,阵阵疼痛难以言语,超深的插入让龟头不停的顶撞我的宫口,我十分清晰的感觉到腹中的脏器在剧烈摇晃颠覆着。

  天哪,这。。。。这就是男人吗,这样的抽插太过剧烈,丝毫没有半点温热可言,往日里丈夫的细心呵护让我无法承受这样野蛮的性交。

  “呜呜呜。。疼。。。你慢点。。。疼。。。啊啊啊。。。。救命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下体的疼痛向我全身蔓延过来,那种疼痛几乎想缓慢涨起的沸水,灼烧着我的身躯,即将漫过我的脖颈将我溺死。

  男人撕下我的衣服,双手大力揉捏我的双乳,我感觉胸前被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覆盖,我看着自己的丰乳在男人的手中夸张的变化着形状,有那么一刻我认为我的乳房已经被玩坏了。

  “太太,我。。。我要。。。。。。”男人插着插着,突然面露难色。性吧首发

  那样的表情我在熟悉不过了,每当我刚要进入兴奋状态时,丈夫就会早早射精,而他射精前就是有这样的痛苦表情,射精?!我不要怀上逃犯的孩子,不要,拼死也不要啊!!!!!

  我鼓起全身力气,拼命挣扎,但男人发现我开始抗拒他的最后冲刺,男人双手便死死的扣紧我的双腿,下体一刻不放松的越插越快,无论我如何捶打他的胸口臂膀,男人的双手就如铁钳般牢牢固定着与我交合的部位。

  男人脸上的玩味和得意让我更加恐惧,眼看他越插越快,眉目间越发挣扎,我就越是心急如焚,我蓄积最后的力量朝他脸上打了一拳。

  “额!”男人一声低哼,停下了动作。

  我心中大喜,难道男人被我打倒了?看来这一拳还是有些力度的,总算是避免了。。。。。哎呀!我突然感觉阴茎死死的插向我的阴道深处,宫口轻微的裂痛十分清晰,而且粗长的阴茎已经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,随后,一股股滚烫的热流涌入了我的子宫内,一跳,两跳,三跳,阴茎的搏动清晰无比。性吧首发

  我大脑一片空白,全身的力气也瞬间奔溃,所有的挣扎都停止了,就如同男人戛然而止的抽插。我呆呆看着熟悉的天花板,男人慢慢起身,像是重新复苏的魔鬼,淫邪的笑容正在取笑我的反抗,抽出的萎蔫阴茎已经告诉了发生的一切。

  也许不会怀孕的吧?同老公生活了两年,这一次一定不会的,一定不会。但男人强有力的精流和惊人的精量,除了让我感觉沮丧绝望的同时,也让我十分震惊,原来有些男人可以一次射这么多,我几乎感觉自己的子宫都被住满了。如果被住满是不是就更容易怀孕?不会,不会,事情不会是这样的,我拼命摇头想把这种恐怖的念头甩出脑子。

  “咔嚓!”

  “咔嚓!咔擦!”

  我在绝望无助中惊醒,我看到男人正在用我的手机拍我,我想蜷缩身体,遮挡自己的私密部位,可刚刚的挣扎消耗了我全部的体力,等我躲到墙角,男人基本已经将我拍了个遍。

  “太太,你看看你有多骚!”男人将拍完的照片递到我眼前。

  一个漂亮的女人,躺在地上,双腿大开,阴毛被打湿,穴口更是一塌糊涂,原本紧闭的阴唇变成了一个黑洞,浓稠的乳白色正从穴口流出,弄得臀部和大腿根部到处都是,胸前裸露的双乳布满的通红的抓痕,一头秀发凌乱不堪,这,这就是我吗?

  “要是你老公看到了,不是会不会像我这么高兴?”男人拿着手机想我挥了挥。性吧首发

  “不要,求你了,千万别让我丈夫知道,求你了,呜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”我瘫软在地上,痛苦的哭泣着。

  “不让你老公知道也行,我要暂时借住几天,你帮我做饭,顺便。。。。嘿嘿嘿,太太,你懂吗?”男人摸了摸自己布满胡茬的下巴,奸邪的笑着。

  “我答应你,只要你不让别人知道今天的事,我什么都答应你,呜呜呜。。。。。”我已经完全陷入了男人的魔掌中。

  “你老公几点下班?”男人看了看墙上的时钟。

  “。。。。。下午3点。。。。。。”我想了想,犹豫的回答了男人。

  “那太不巧了,这么早回家,那我只能做了他,然后把尸体藏在仓库。。。。。”男人手里拿着利刃,在指尖上摆弄着。

  “不要,他回来很晚的,不是那么早下班。”我立刻慌了神,连忙开口辩解。

  “妈的,跟我耍花样?”

  男人上前朝我的肚子给了一拳,我顿时感觉一阵剧痛,胃中翻滚,眼冒金星,晕了过去。性吧首发

  等我再次醒来,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上,口中也堵上了毛巾,我惊恐的看着男人拿着一把钳子,在我身边走来走去。

  “太太,虽然现在已经算是我的女人了,但我可不喜欢我的女人时时刻刻想着害我,所以要立规矩,我以前的女优不是九个脚趾,就是九个手指,知道为什么吗?”男人拿着钳子在我的脸上慢慢滑过,那冰凌的金属感让我不寒而栗。

  “因为她们都不够忠诚,所以我拿走了她们私心,我相信,只要人失去一部分,就会懂等一件事,所以咱们今天也立个规矩,你说脚趾,还是手指。”男人朝着我的手比划着,又在脚上试了试。

  我吓得大哭起来,拼命摇头,连连求饶,可惜嘴被堵住了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我拼命摇头,又拼命点头,希望男人能明白我不会再耍心机了,放了我吧啊,我不想失去手指或脚趾啊。

  “什么?脚趾?那好!”男人竟然弯腰,用钳子轻轻夹住了我的小脚趾,抬头微笑的看向我。

  “唔唔唔。。。”我无法说话,我从未见过那么恐怖的微笑,那笑容让我永生难忘。性吧首发

  “你有话说?”男人轻描淡写的说着,好像他手中的钳子夹得只不过是一根鸡骨或是草干。

  男人摘下我口中的毛巾。

  “求求你,别剪,别剪,我不再骗你,不敢了,不敢了,求你,别剪,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痛哭流涕,脸上布满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鼻涕。

  “真的,我能信你吗?”男人耐心十足的看着我。

  “能,能,我发誓,我不会骗你,你问我什么,我都告诉你,都告诉你,呜呜呜。。。求你别剪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已经快要疯了,疯狂的向男人求饶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男人开口问话。

  “林夕静。。。呜呜呜。。。。”

  “年龄。”

  “。。。23岁。。。”

  “你月经是哪天?”性吧首发

  “。。。。每月5号左右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“你跟你老公多久干一次?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一周或者两周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“我的鸡巴大,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?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“哪根脚趾好呢?”

  “你的大,你的鸡巴大!!呜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情急之下的我,已经崩溃的口不择言了,看着男人得意的仰天大笑,我羞耻万分,心中的绝望和无助已经将我完全吞噬。

  “恭喜你以后还能是个完整的女人,哈哈哈。”男儿收回了工具,然后将我松绑。性吧首发

  男人说饿了,让我给他做饭,但又不许我穿衣服,只可以戴一件围裙,所以我只好光着屁股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。

  “你老公几点下班?”

  同样的问题,我已经没有再耍心机的勇气,也许男人早就猜到了丈夫的下班时间,只是设置的陷阱,考验我是否会真正服从。

  “今天他加班,走到时候说会晚些,具体时间没有,但一般他这样说,都会在晚上8点左右回来。”我一边烹煮着东西,一边小心翼翼的回答着男人的问题。

  “还不错,他保住自己的狗命了。”男人满不在乎的说着。

  听到男人没有怀疑自己,感觉如实回答还是比较安全,我的惊恐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一些。

  “叮咚!”门铃响了。

  我和男人同时一惊,紧张看向对方,男人看了看房门的方向,然后回头看向我。

  “去开门,不管是谁都应付走,否则,你的照片就不止我能看到了。”男人向我挥了挥手机。

  我点了点头,走去开门,打开房门发现是邻居李成,一个中年男人,离了婚,整天游手好闲,还总想占我的便宜。

  “呦,夕静在家呢?”李成笑嘻嘻的站在门口。性吧首发

  “是李大哥啊,有什么事吗?”我只将门开了一个缝,生怕他发现我只穿了一件围裙,背后从脖颈到后臀全部暴露着,就算没有屋里男人的威胁,我也想尽快打发了这个恶心的男人。

  “没事,我兄弟他不在啊?”李成探身朝屋内张望,我连忙在她胸前推了一把,可没想到他竟然顺势抓住了我的手。

  “瞧你这手真细腻。”李成如获珍宝,将我的手握在手中,贪婪抚摸。

  “李大哥,你真是干嘛,快放手。”我奋力抽手,可今天的力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,哪里收的回来。

  正在李成纠缠我的时候,不知道哪里分过来一个苹果,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头上。

  “哎呦,这是谁家的孩子。。。。。”

  我趁李成吃痛揉自己的头时,我立刻关上了房门,无论他再怎么按门铃,敲门,我都不开了。转身回到厨房时,看到男人从窗户刚翻进来。

  “你?那个苹果?”我难以想象男人身手会如此敏捷。

  “想要谢我?”男人嘴角一弯,将手里的苹果抛起,在稳稳接住。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继续去灶台前做起午餐。性吧首发

  “你和你老公在厨房干过吗?”男人的声音从一旁传来。

  “干什么?”我专心做菜,没听出男人问题的真正含义。

  “干你?”男人将话说的十分直白。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没有。”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如实回答了。

  “这么贤惠的太太,无论如何都不该被冷落,是不是?”男人有些邪魅蛊惑的声音突然来到我的身后。

  随后,我的双腿感觉到了男人的体温,一团肉乎乎的东西贴在了我的双臀间,没一会,就变得坚硬挺拔,抵在我的臀沟里,来回蠕动。

  男人贴在我的背后,一手钻入围裙中,搂向我的腰前,抚摸着我平坦的小腹,缓慢向上握住了我的一只乳房。

  “嗯。”我禁不住发出了一声嘤咛,手中的食材散落在灶台和地上。性吧首发

  “你老公没做的,我帮他补上。”男人贴在我耳边低声的说着,一阵阵热气吹到的耳孔里,感觉痒痒的。

  男人的阴茎越发硬挺,在我的双腿间乱戳,可他好像并不急着插入,他的另一只手顺着我的一侧臀肉摸到跨前,然后转向内下,摸到了我的阴唇,手指开始灵活的拨弄摩擦。

  丈夫虽然对我温柔,但做爱时前戏很少,也很单调枯燥,都是他想插便插,想射便射从来没顾忌过我的感受。如今背后的男人手指撩拨,弄得我气喘吁吁,耳根发烫,整个身体都好像开始加温。

  “太太,你这人间尤物真是被你老公浪费了,看来你老公真不是一丁半点的差啊。”男人在我耳边嬉笑。

  男人对我私处的撩拨除了无尽的羞耻,又让感觉自己婚姻的不幸,若是丈夫有这等手法,我何必承受心中的煎熬,无法释放呢。

  双腿间的玩弄越发撩人,一阵阵的麻痒让我心中饥渴万分,但我不愿承认也不敢面对自己的真是感受,那种希望男人给我痛苦的欲望越来越强。

  “太太,我们合作的不错。”男人将他的湿漉漉的手掌递到我的眼前。性吧首发

  我,我难道动情了吗,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弄得淫水泛滥吗,甚至心中还迫切的希望他能给自己最终的满足吗?

  “把屁股翘起来。”男人拍了拍我的臀肉。

  我十分顺从的翘起了双臀,此刻,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被胁迫,还是处于心甘情愿,总之,我的举动完全遵从了男人的要求。

  “把腿少分开点,腰压低!”男人一手向后拉我的胯部,一手按在我的腰后,示意我摆好体位。

  我双手撑在灶台边,双脚分开,臀部高翘,腰身压低,摆出了一副绝好的撩人姿势。臀后不断的点撞是男人龟头冲刺的预演,我知道自己要再次迎接那粗壮的插入了。

  龟头在阴唇间的研磨十分细腻,轻微的刮擦仍撩起了我心中深埋已久的欲火,一股蛮横的冲力满足了我所有的期望,他与丈夫完全不同,只会一插到底,鱼贯而入,那种强势和刚猛让我时刻对他产生畏惧。

  “嗯!”

  “唔。。。。。”

  当男人第二次进入我的身体时,我忽然发现我并没有那么疼痛,那种强势的插入给了我一种别样的体会,或者说是一种不想承认的感受。

  丈夫从来都极缓慢的插入,时常我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,为此还闹了不少笑话。性吧首发

  男人开始凶猛的抽插,他的下腹剧烈的撞击着我的后臀,巨大的冲力将我撞得剧烈摇晃,我双手奋力抓紧台面边缘,唯恐臀后狂野的冲击随时会将我掀翻。男人的抽插不带丝毫保留,快速超深的抽插让我担心自己的身体随时会解体粉碎。

  “啊啊啊。。。。。哎呀。。。。。。你就不能。。。。。轻点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坚忍万分中发出了一句埋怨。

  没想到臀后的抽插竟然停了下来,狂野刚猛的抽插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终止,但那粗长的阴茎依然塞满了我的阴道,男人的下腹紧贴在我的双臀上,我的头发突然被男人揪住,向后拉扯。

  “我错了。。。我错了。。。。我不是那个意思,求求你,求求你。。。。。”还未等男人发声,我已经被吓得全身颤抖,我这脑子发什么热啊,就算埋怨也不能说出来啊,我可不想再被威胁剪掉手指或脚趾。

  “真的要轻点吗?”

  “什。。什么?”我因为太过恐慌,没反应过来男人说了什么。性吧首发

  “你老公平时操你,是不是都很温柔?”男人的话吹在我的耳边,阵阵发热。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“回答问题!”男人低沉的声音里渗出一丝怒意。

  “是,是。。。。。。”我不敢违抗男人的命令,深深的恐惧已经让我无暇过多思考,可能越直白的答案,越能让我免于更为残忍的迫害。

  “那太太还渴望那么无聊的事吗?”男人舔了一下我的耳垂。

  “我。。。我不知道。”我被男人舔弄的身体一抖,阴道不知怎的也收缩夹了一下阴茎,好像我的身体在确认那粗壮的东西是否还在身体内一般。

  “那太太早晚会知道的。”

  男人说完,一手从我的腋下钻到身前,握住了我的一只乳房,另一只手拉住我的手臂,让我的身体后靠,同时下体的抽插再次启动,这次插入的角度由从后向前,变成了由下向上。

  “啊啊。。。。。嗯嗯嗯。。。。。。啊啊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被男人从下向上的冲击力,带到了半空中,我支撑身体的脚尖几乎要离开了地面。

  男人插了十几下后,我忽然感觉自己脚尖失去了支撑,身体被一股力量托了起来,我这才发现男人双手分别托住我的双腿,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。我的上身失去了原本的平衡,我不得不身体后仰,依偎在男人的怀里,头枕在了男人颈窝中。

  我的脸颊旁便是男人粗重的胡茬,这样亲昵的姿势让我倍感不堪,难道自己在主动迎合恶徒的侵犯吗,凶猛的抽插不容我仔细思考,下体疯狂的侵犯让我几乎窒息。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。。。。。嗯嗯嗯嗯。。。。。嗯嗯嗯啊啊啊啊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声音,不管那声音是凄惨,或是淫荡。

  男人在最后的射精关头,双手死死扣紧我的大腿,好像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,阵阵隐痛从大腿传来,那根粗长的阴茎同样死死的深插向我的阴道深处,我感觉自己如同坐入了喷涌的热泉,一股股热流顺着阴道,直冲入我的子宫,来势汹涌,不容我有半点矜持拒绝,尽数射入,直至饱胀微隆。性吧首发

  大概过了十几秒,我才感觉男人悸动的阴茎安静了下来,他双手松了力量,将我放了下来,我双脚刚接触地面时,双腿竟然一软,要不是男人搂住了我的腰,我就要跪在地上了。

  “都被我操得腿软了?”男人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嘲笑。

  我虽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但内心却着实鄙视了自己,万没料到自己竟然如此不争气,在男人面前露出如此媚态。

  “把饭做完吧,我现在更饿了。”男人退了一下我的背后,将我再次送到了灶台前。

  我无奈只能重新开始料理菜品,可我刚准备烹饪,就感觉自己的双腿间有异样,好像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顺着我的大腿根部流淌,我掀起围裙,张开一条腿,我发现竟然是男人的精液从我的穴口流了出来,我拿起厨房纸去擦拭自己污秽的下体。

  “不许擦!继续干你的活!”男人的声音不容置疑。性吧首发

  我拿着纸的手不得不收了回来,我强忍着下体的流淌,重新将注意力用在做饭上。可那恼人的精流似乎故意要与我做对,那微凉极缓的流淌好似恶意的挑逗,经过每一寸肌肤时都让我感觉无比清晰。

  大腿内侧、腿弯、小腿,凉凉痒痒的淘气精流已经蔓延到了脚踝,最后在我的脚掌和鞋子间形成了粘稠的泥泞感。

  “美丽的太太,撩人的肉体,让我们看看,啧啧啧。。。。这滴滴答答的是什么啊?。。。。。”

  我听到了男人在我背后的奚落,我知道他就是要故意这样羞辱我,然后获得变态的快感,我想随他说吧,反正我也不会掉一块肉,我要快点把饭做好,否则男人要是怒气一来,说不定自己还要受什么苦呢。

  “看完下面,我们来看看上面,看看这位太太好看不好看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我没有理会男人变态的玩趣,但余光发现男人手里好像拿着个什么东西,我扭头一看,手机?!!难道,难道他刚刚在,不,一直在录像?!我被男人的举动惊呆了,难道他不让我擦拭下体,就是为了录下这淫荡污秽的一幕,方才他在自己身后停留了一会,难道也录下了自己污秽不堪的下体吗?

  “看看,这位美丽的太太吃惊的样子都这么美。”男人憋着坏笑看着我。

  很快,男人就给我看了我最担心的猜测,在视频中,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,赤裸的身体紧紧围了一条围裙,白皙的腰背和圆润的双臀尤为惹眼,一双笔直丰满的大腿更是让性感体现到了极致。

  镜头推近,一对圆润的屁股占满了整个画面,慢慢下移,微红的阴唇间不断溢出乳白色的精液,一些流到了大腿根部,一些直接滴落下来,镜头一路下行,从大腿根部到脚踝,无处不在的精流好似永远也不会断流。在视频的最后是我惊愕的表情,和一个仅有胸前遮住部分,侧臀和大腿暴露的画面。性吧首发

  我想夺过手机,将它砸的粉碎,就像那男人就是手机,将他一同毁灭。可我压制了自己的冲动,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得手,我慢慢将视线移回,继续麻木的做着饭菜。

  “只要你听话,这些都没人知道,你懂的。”男人收回了手机。性吧首发

  饭菜做好,男人要求我同他一起吃饭,要求我帮他夹菜,坐在熟悉的餐桌上,却与陌生的男人供餐,貌似夫妻般和谐恩爱,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,不知道男人心里是不是很满意呢?

  男人吃饱了,便出了房间,整个下午直到丈夫回来,我都没有见到那个男人出现,就像他从未出现过一样,但我知道他不会离开,也许藏在了仓库里,也许去了别的什么地方。

  丈夫如同平时一样,礼貌而平和,吃完晚餐后,他又去了书房,忙他永远不会结束的工作。我站在窗前,看着后院黑漆漆的仓库,看着微开的仓门,好似刚刚开启的深渊,漆黑一片,让人感觉一种彻骨的绝望和寒意。性吧首发

  看向那片漆黑时,除了绝望和恐惧外,我好像还期待着什么,压抑枯燥的生活让我对任何的变化都有些期待,但这种噩梦般的遭遇,可不是我想要的变化和惊喜。我有时幻想能有一位王子或是英雄能将我拯救,让我脱离这种窒息的生活。但最后我盼来的恐怕是一位恶徒或是恶魔吧。

       【未完待续】

       字数:8540

  


打赏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70 贡献 +8 原创 +1 收起 理由
天幕上SX + 170 + 8 + 1 [评分]我很赞同

查看全部打赏

收藏 1 支持1 反对 举报广告奖励10金币 分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每日活动:杏币金币免费领】—【杏彩娱乐 3D胆 周入388】—【杏吧有你.tv】永远不迷路
回复 + 2银币

使用道具

等级:Level 4

Level 0

0

主题

178

帖子

21

积分

Level 4

积分
21
沙发
发表于 2019-11-6 19:44:17 | 只看该作者|
写的不错,很好,很期待下一日!!!

等级:Level 1

0

主题

44

帖子

1

积分

Level 1

积分
1
板凳
发表于 前天 08:30 | 只看该作者|
日本有码的AV经常有这个桥段呢

等级:Level 1

0

主题

306

帖子

2

积分

Level 1

积分
2
地板
发表于 昨天 14:52 | 只看该作者|
写的不错,很好,很期待下一日!

打赏

参与人数 1银币 -2 收起 理由
sqnv911 -2 [评分]重复发帖

查看全部打赏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
TOP 加入VIP
签到中心
微杏APP
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91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杏书宝典第一坊大秀杏耀娱乐钻石棋牌

Twitter|加入我们|地址发布器|广告商务|小黑屋|2257|DMCA|杏吧-华语第一成人社区

GMT+8, 2019-11-17 12:16